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留言板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留言板

留言标题: *
用户名称: *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留言内容: *
验证码: {请在前框输入:shnczq}
 

全部留言

  • zhumc [2016年04月08日]
    长江农场胶木厂的场友们,你们还好吗?
    管理员回复: 0
  • 赵振龙 [2016年04月08日]
    期望把这个网站做好,让更多的人知道。 我是从踏遍青山——2013冬《知青.上海》诗歌朗诵演唱会上知道的,那个节目、视频不错
    管理员回复:
  • 星火农场廿九连谢德富 [2016年04月08日]
    我是1972年3月16日到的农场。与我同时到达的男女农友大约有二百多号人。一转眼我离开农场几十年了,不知当年的老兄弟姐妹们老安好,在此我祝愿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生活美滿。
    管理员回复: 0
  • 神马浮云的2018 [2016年04月08日]
    四十年前的今天,在我记忆中永远是“灰色的”。不曾想到这一去会长达13年之久,也不曾想到青春好时光会湮没在这片咸土地上。以至于离开那里多年后的片段回忆或者是重返故地,心中都有几丝苦涩的回味。22万知情的血汗换来了森林公园的“知青墙”,有时候我会沉思,美好青春究竟是“已毁”还是永远无悔?
    管理员回复: 0
  • 常思明 [2016年04月08日]
    1年容易又清明,为1972年意外溺水遇难的原东风农场新三队知青时为仁点1支香.
    管理员回复: 0
  • zhumc [2016年03月17日]
    有长江农场胶木厂的人吗 22378084
    管理员回复:
  • 顾永明 [2016年02月23日]
    1975年当时农场局组织抽调各农场部分人员到上海师范大学分部(桂林路)的同学们,现在应该都已退休了吧,大家如有兴趣的话是否可以相聚?我当时是哲学班学员,新海农场职工。 顾永明 18917612010
    管理员回复:
  • 清莲 [2016年01月22日]
    国外怎样注册
    管理员回复: 老师您好,如在国外可以将您想要注册的名字邮件发给我们,我们的邮箱是:1664625962@qq.com。
  • 陈为 [2016年01月20日]
    寻找红旗队原灰三小学陈江清 長时没联系我们小学时六人组合 13671867490
    管理员回复:
  • zhangxm_007 [2016年01月11日]
    我是1971年11月赴长江农场五七四连的员工,当时应该是新组建的《五七》连队,位于长江农场西北片,几年前我们还自行组织一次故地重游。今有幸打开上海知青农场网,却没有找到属于我们的长江农场五七四连大家庭,请版主告知我们怎样才能添加或加入,谢谢!
    管理员回复: zhangxm_007您好!网站设立了长江农场论坛,您可以点击“知青论坛”,然后找到“长江农场”,在论坛里建立一个“长江农场五七连队”大家庭帖子,可以告知您连队的知青们,让他们集中在这个帖子里发言,我们可以将您的帖子置顶。您可以参考燎原农场论坛的“燎原八连”。
  • 倪庆安 [2016年01月05日]
    盼望一个联系电话 倪庆安 13701934808
    管理员回复:
  • 曾志伟 [2015年12月07日]
    乌 苏 里 船 歌 “乌苏里江水长又长……”女中音降央卓玛的歌声,一下子把我带到了38年前,东海之滩的那片广袤的盐碱地。 1977年10月我正值76届应届毕业生,为响应国家号召,到东海农场二连成为一名光荣农场职工,和我一起来二连的应届毕业生有男有女四十多号人,连部为我们这些菜鸟特地组建了一个新职工排,我的务农人生就此拉开了序幕,农场的工作生活就是半军事化的管理,我们的班、排长都是连里的“老职工”其实只比我们大一、二岁,最多也就三、四岁了,他们已经是农业战线上的行家里手,我们这帮菜鸟在班排长带领下开始了崭新的农场劳动生活。 那时我们都是很青涩的愣头青,相互之间非常较真,比谁更能吃苦、比谁更有体力,记得第一次田间作业是为麦田施肥,我们的任务就是物流运输,工具就是木桶扁担,要完成的就是把粪池里的大粪运到麦田里,俗话说:看人挑担不吃力,可苦了我们这帮菜鸟了,当扁担压在我们这些细皮嫩肉的肩上那就不好玩了,虽然班排长们只给我们舀了二个半桶粪,一挑上肩感觉酸、胀、痛、灼、麻五味具全且不说,这要是走起来吧,平衡性更难以掌控,不是前翘就是后仰,样子很滑稽,自己都这样了还要看别人的笑话,正有人被搞得满身都是粪味回寝室换衣服的,正是:五十笑一百彼此彼此。在我们中间有一位男生,比我大一岁但同样是菜鸟级的,是一位戴眼镜的中等身材的书生,名字叫春阳文质斌斌,虽然挑担的腔调也很滑稽也不标准,但他还是忍住疼痛和压力,面带微笑是那种不服输的范儿。 那时每周都要安排班组政治学习,还要以排为单位集中政治学习内容心得交流,我们四十几号人就挤在政治排长的寝室一间不大的空间里,学习交流之余政治排长征求大家:谁能自告纷踊为大家唱首歌,来活跃一下学习气氛,五音不全的我不作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接招,这时一个低沉带磁性的嗓音响起:我为大家唱首歌,我举目望去正是春阳,只见他起身说声请稍等,就回他的寝室去了,过一会儿他手里拿着笔记本回来坐下,翻开本子,只见里面已经记了好多首歌词歌曲,(注:在当时我们都是把歌词歌曲抄在笔记本里的)就为大家唱一首乌苏里船歌,他清了清嗓音:“乌苏里江水长以长……”这歌声虽说没有乐器伴奏也是业余级的,但这带有磁性般的男低音穿透力极强,歌声在这砖瓦房里回荡,仿佛把我带到了一种遐想的空间,眼前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是幻是梦是对美好生活的相望,是情是意,激荡着我们每一颗年轻的心,不知什么时候歌声停了,但我还在里面……。 一晃38年过去了,我们伟大的祖国日新月异变化巨大,现在娱乐生活丰富多彩,我唯独忘不了的就是这首乌苏里船歌的歌。 2015.11.20
    管理员回复:
  • 网上鱼 [2015年12月07日]
    45年后的相聚 薛鲁光 在陕西南路一家小巧雅致的酒家,我们向明中学70届6班部分同窗好友相聚了。好多都是1971年离校后的首次相聚。张佩珍,班头,营长,当年风风火火、敢说敢做的风姿犹存,吴鹤珊,稳重厚实,指导员,太恰当了,差一个何君,否则,加上敝人,四位班干齐了。此刻我不由怀念起顾端珍老师,真难为她的慧眼和期待。 一到餐桌前,老吴叫我认他旁边坐的那位,我仔细端详,还是摇头,茹云新,长脚,45年前就数他活络,人又高,腿又长,走起路来都带风,学习不咋地,但干起工作来还是蛮积极的。记得,那年工宣队进班,把我们原来的班干全撸了,就让茹云新当一把手,不要说,他镇那些调皮捣蛋的还真有一把刷子,“长脚一声吼,全班抖三抖,叫东不敢西,否则吃生活。”这段顺口溜,我一说出口,还真让大家笑弯了腰,只是,踌躇之间,如今的长脚,脑梗折磨着他,询问、安慰、唏嘘,岁月老人怎么这么无情,平时是的多供供他人家,否则他一发起怒来,不定哪位就要吃亏呀。 陆华祥,手握“长枪”,为伟大祖国站岗!nou,nou为此次难忘聚会留住美好瞬间站岗!奉献精神值得点赞。童家梁,硕高个,高鼻梁,满头银发,纹丝不乱,说话慢条斯理,好像能将沧桑锁住,还原豆蔻年华,要是真能这样,明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非他莫属。陈利忠,滋润,肥沃,公务员,敢情。报社编辑、粮食局干部,好样的。 说完老爷们,再表娘子军,马璇璇,我的一首《步高里》诗,就是走访马家后的灵光一闪而就,只记得她和刘嘉玲是闺蜜,形影不离。网名“阿二”的女生如今安家在吴泾,家境充裕,说起优秀的女儿,一脸的灿烂,仿佛她最的功绩、最完美的作品就是为国家培养了女儿,是啊,“悲惨”的七零届,谁不说俺命苦啊,要读书,没书读,上街头,闹革命,小孩子,懂啥啊,自以为聪明,到头来被人利用,上山下乡去,稀里糊涂回,猛回头,青春不再,褶皱布阵,沟壑纵横,河渠婉约。 是啊,聚会有说不完的悄悄话,临别道不完的珍重,只等来年人一齐,有几个已先我们而去,看来,70届六班,54位,人到齐,好像这是一项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心里默默祈祷着。
    管理员回复:
  • 陈万根 [2015年12月07日]
    农友们:农场里的往事已无法重演,它留给我们心里的精神财富却让我们更加坚强。感谢昔日里留下来得每一块伤疤,它让我们未来的人生更加坚信而更加豪迈。流逝的时光没有等待着我们,是它忘了把我们"带走"。是我们有幸就这样重新迷散在"陌生"的上海滩的风雨里生存,与曾经的农友们从此天各一方,失去联系两眼相望......如今有缘能在"农场知青网"上聚在一起重温往事,昔曰种种的经历和痛苦只能让我们慢慢地去回味......!
    管理员回复:
  • 风华正茂书生意气 [2015年12月01日]
    十九连的同事在哪里,40年前的你在哪里
    管理员回复: 您好,您要找哪个农场十九连?
  • 元华二连 [2015年11月26日]
    怎样创建一个单元,让我连150位知青可以自由交流?在哪里发表文章?
    管理员回复: 您好!您可以先在网站首页注册一个用户名,网站有一个“海丰农场”论坛,您可以点击“知青论坛”后找到“海丰农场”,然后可以点击进去,右上角有一个“发布新帖”按钮,您可以专门建立一个“元华二连”的帖子,目前“燎原八连”已经建立成功,您可以去燎原农场参考,谢谢。

首页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末页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