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中国知青养老问题的若干思考(上)

日期:2016-01-21 11:14:38 点击数:2760 来源:上海农场知青网 作者:admin

王家林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也是一个老年大国。知青作为今日中国老年社会的一个庞大群体,在当今的社会发展的进程中面临的问题更多,情况也更为复杂,急待政府和社会各方给予关注和支持。本文仅根据国内已公布的各类相关数字和政策,对当前中国知青养老问题作一深入剖析,并提出一些不成熟的意见和建议。

 

一、中国社会老龄化的慨况

中国从21世纪初就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国际统计的惯例,通常60岁以上人口比率超过总人口10%65岁以上的人口比率超过总人口的7%,就被称为“老龄化社会”,而中国早在2005年,60岁以上人口比率就已达11.5%65岁以上的人口比率达到7.6%。事实上,中国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占全球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一,亚洲老年人口的二分之一,截至2011年底的数据,大陆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85亿,占总人口13.7%。而在20143月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上,中国社科院社会养老研究学者的最新数字,中国60岁以上老人己达2亿,占全国人口15.4%。中国三无老人(即无子女、无老伴、无经济来源老人)已达3000万,而全失生活自理能力、半失生活自理能的老人有3000万,空巢老人有1亿。中国社科院一位专家曾提出;中国养老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老龄人口基数过大。《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指出,截至2012年底,中国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占总人口的14.3%。并预测2020年老年人口达到2.43亿,2025年达到3亿,到2035年,中国将会出现不足两名纳税人就要养活一名养老金领取人。由于老龄人口呈现增速快、高龄化、失能化、空巢化的趋势很明显,加之“未富先老”的国情和“家庭小型化”的特定结构,中国未来的养老问题异常严峻。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问题最严峻的国家,而贫富差距的不断增大更使中国面临的养老压力空前沉重。

受知青返城相关政策的影响,中国第一大市上海现时号称中国“头发最白”的城市,全市人口中超过20%60岁。而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达40%。北京的老龄人口现时占总人口比率也超过了15%

不久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表示,199018个中国人养一个老人;200010个人养一个;现在3个养一个;很快就将要2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银发潮”的来袭令中国跑步进入老龄社会。

 

二、知青老年化状况

在中国社会养老的大形势下,知青老龄化状态及养老问题尤为严峻。中国改革进程中出现各类的不完善“阵痛”,诸如基尼系数过高,贫富差距过大,缴纳社保金和退休养老金领取出现双轨制,社会养老资源稀缺匮乏等,知青都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一)据有关专家统计;中国60岁至70年老年人中,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占到70%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有企业亏损倒闭、破产、改制。大批职工下岗失业,其中知青占75%左右。21世纪初至今退休的老年人中,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占三分之二。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老知青刘晓萌在《不要美化上山下乡》一文中说;”现在城市的底层,被边缘化的贫民,很多都是当年的知青。前几天看到知青作家梁晓声有个谈话,他说85%的知青处在社会底层。落入底层的原因当然有多种,有的原本就是工农子女,家境差、文化水平低,又没有可以利用的社会关系,他们在农村呆的时间较长,后来没能升入大学;再有就是他们的家庭出身不好。所以我觉得不能忘记这些人。他们落到今日的境地,当初政策的制定者要负很大责任”。

(二)知青老人中的绝大多数处于社会的最低层,退休金低,仅够维持自身生活,若患病或需要护理,就会捉襟见肘,无力承担,陷入窘困境地。2013222日,中国社科院发布《2012社会保障绿皮书》和《中国社会保障收入再分配状况调查》显示,全国老人近四成人认为养老金过少,甚至不能满足生活需要。绝大多数知青未富先老,退休后由于领取的退休金少,社会保障低,早已沦为社会最低层的庞大弱势群体。

学者杨娟、李实在《世界经济文汇》2011年第5期刊登《下乡经历对知青收入的影响》指出;“文革十年浩劫造就了一代特殊的人群——知青。他们经历了经济转型中不可避免的几次震荡:年轻时遭遇文革不得不下放到艰苦的农村或农场,中年时又因为教育程度所限面临下岗的困境,晚年时其子女的就业状况又出现严峻的挑战。”该文指出:“上山下乡使知青们的教育中断,从而可能会影响到之后的收入水平。人力资本理论认为收入会随着教育水平或教育年限的提高而增长,所以上山下乡对知青的收入水平有明显负作用。文革造成一代人的人力资本投资中断,类似于欧洲国家所经历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减少了年轻人的教育投入,也使其收入遭到损失”。

该文并指出:“通过运用经济和统计的分析方法,估计了下乡经历对知青工资的影响。发现下乡经历对知青收入有显着的负向影响。低收入知青群体的差距非常大,也就是说一部分知青的生活将非常艰难。对排除政策补偿的工资进行OLS的回归结果表明,下乡经历对知青收入的影响显着为负”。

(三)由于中国1979后来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加速了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因知青家庭基本上都只生育一个子女,知青老龄化后,许多知青子女不在身边,养老靠子女成为一种奢求,导致知青老人中空巢现象很普遍。随着年龄的增长,有的知青老人已逐渐进入半失能、失能状况,更令晚年养老举歩维艰。 

   

三、知青养老抽样调查

笔者是一位1969年下乡江苏生产建设兵团的老知青,大量耳闻目睹周边熟悉的知青老年之艰辛凄凉,一直密切关注知青老人到生活状况,不久前自发做了一个知青老年生存状况的调查,对原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九团四营26连、28连、30连的扬州知青返城后的状况及养老情况进行了调研分析,把调研知青分为四种类型;

(一)特困户:有的知青经济条件差,终生未娶,无子女,孤寡老人;有的知青已丧偶,40多岁就下岗,身患疾病,每月只有300多元生活费。子女也是普通工人,收入较低。这样的特困户有18人,占调查知青总数400人的4.5%

(二)贫困户:有的夫妻双方是知青,都是下岗、退休职工,单位倒闭或卖给私人老板、原单位领导层。他们的职工身份已置换,买断工龄,一次性拿了2-3万元的买断金,失业回家,“五金一险”要由自己交;或由原单位先带交,但个人要打借条,退休后在退休金中扣除。一些人失业后虽又重新工作,但都是无技术含量,劳动量大、报酬低的工作,还要供子女上学,赡养老人,生活十分窘困。这样的贫困户有365人,占调查人数的91.5%

上述的特困户与贫困户合计有383人,占调查人数的95.75%

(三)富裕户:知青夫妻双方或一方是企事业单位、国企的领导、中层干部、学校教师等。他们退休前的收入颇丰,退休后所领的退休金达5000元以上,还有医保、商业保险、年金等。这样的知青富裕户有9人,占调查知青的2.25%

(四)富足户:有极少数知青回城后较为幸运,在改革开放政策下经商下海,经过努力拼搏,如今事业有成,成为知青中的成功人士,经济相当富足。这样的知青有3人,占调查知青的0.75%

上述的富裕户与富足户合计有12人,占调査人数的3%

以上知青养老状况调查结果虽然范围有限,但却是全国知青老年生活状况的一个缩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江苏属于全国经济发达地区,知青状况已经较其它地区为好,相信其它内陆省市的情况会更差。

   

四、知靑养老调查结果综合分析

根据上述所作的抽样调查,笔者特对国内知青晚年养老情况作一粗略分析。

(一)贫困户占绝大多数

笔者调查的特困户与贫困户占95.75%,占调查知青的绝大多数,这一情况值得注意。清华大学教授李强认为,现时生活在城市底层的民众有55%,中层阶级约占30%左右。按照李强教授的分析,知青的贫因比率是李强教授分析比率的0.75倍,明显高于其它的社会群体。知青老人的绝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社会底层,低退休金仅能维持日常简单生活,平时的文化生活,休闲旅游,定期体检等有品质的生活需求,只是一种奢求。若遇患病需要治疗护理,或生活失去自理能力,就必然陷入窘迫凄凉的境遇。现在内地老人中常见的心血管病,只要住院检查治疗10多天,就得花费1万多元,除去医保能报销70%,病人还要自费30%另还要付“门槛”费800元。如果碰上动手术,连手术费、住院费、护理费、“红包”在内,动辄就要几万、十几万,这对于只有1000多元退休金,勉强度日的知青老人,实在是难以承受的负担,故有知青这样无奈自嘲;“小病拖,大病扛,只有等着见阎王”。

有一位男知青出身贫寒,身患肺结核、内风湿多种疾病,终身未娶,孑然一身,成了孤寡老人,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也无钱到医院治疗护理。扬州市仅有一家公立的福利老人院,远在郊区,床位早满,排队轮候要10年后,而且不接收失能老人。故此,这位知青只能孤身躺在家中,死拖活捱,靠社区义工不定期地探望、顿饭,有时送一次饭要吃一、二天。尽管当地知青已经组织起来,经常送饭护理,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无法给予稳定、有保障的治疗护理和生活照应。2013年,这位长期卧床患病的知青死在家里一星期后才被人发现,还是知青和社区派人把其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火化后骨灰无人要,无法安葬,社区要知青把骨灰带走。这个“三无”知青老人最后这样无依无靠死去的凄惨境遇,是当今社会的缺失和耻辱。

有一位女知青刘春兰19693月上山下乡,下乡前就有严重哮喘病,说话走路都喘得厉害,下乡后根本不能参加体力劳动,连队分配她看菜园,回城后分配在社办工厂工作,工资低,无钱治病。九十年代下岗后,女儿失业,丈夫踏三轮车,生活更为窘迫困难。她日常简单生活都难以为继,更无从到医院治病,也不参加任何的知青聚会,在极度贫困中苟延残喘,对未来生活失去信心,心情极度痛苦绝望,最终上吊自尽。

还有一对知青夫妇,女儿在国外工作,这对空巢老人退休金加起来只有2000多元,生活艰苦,无钱进行身体健康检查和保健护理,身体状况日渐恶化,后来中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女儿虽回国陪伴护理照顾一段时间,后来也回去了。这对知青老人经过治疗,稍有恢复,但行动不便,只有半自理能力。后经当地知青组织爱心小组热情相助,轮流帮助买菜、烧饭,料理家务,扬州电视台专门为此报道表扬。

类似以上事例还有许多,不逐一例举。随着时间的推移,类似的现象还会越来越多,知青老人的不幸事情还会经常发生。

(二)富裕户少,有的因病致贫。

知青调查中的富裕户、富足户只有12人,占调查知青的3%。按清华大学李强教授的“城市中层阶级占30%”的推断,若富裕户就相当于城市的中层阶级,知青中层阶级只占城市中层阶级旳十分之一。笔者调查的400个知青中,没有一个公务员编制,只有两人虽在市级局机关担任中层干部,但只是亊业编制,虽然在职时工资待遇与公务员相差不大,但退休后待遇与公务员退休差距较大,退休金只有公务员及同等退休人员的60%左右。知青的富裕户虽然比贫困户退休金高一倍多,医疗保障,生活质量也要好得多,但他们有时也脆弱。因为年纪一天天老了,随之而来是就是年老体弱或患病,也要进入弱势群体。老年人都会有依靠感,希望能依靠子女。然而由于知青绝大多教是独生子女,据统计知青中近三分之一是空巢老人,子女都在外地工作。有钱的稍好一些,老人可以住进私办养老院,但一旦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或需要治病护理,养老院也是不负责的。故他们即使养老金多些,一旦患上大病也陷入窘境。

有一双知青夫妇,妻子不到50岁患乳腺癌死亡,男知青在中学当教师,退休后的退休金有4000多元,不幸65岁患肌肉萎缩症,后期瘫痪在床,呼吸要靠呼吸机,大小便失禁。儿子远在西安工作,被迫请假回家服侍照顾父亲,但不可能长期请假在家服侍病人,当地的全天侯护理工很难找,而且工资很昂贵。儿子无奈,只有将瘫痪并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父亲,用担架抬上火车,带到千里之外的西安,安置在身旁,一边工作,一边照应父亲。

(三)知青家庭空巢现象普遍

上世纪七十年代下半叶是知青返城、结婚的高峰期,恰恰这时期中国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知青婚后都只能生育一个子女。21世纪中国进入老年化时代后,人口的红利时代结束,知青一代首当其冲要面对老年化问题,要面对社会养老福利设施不足;社会养老资源奇缺;政府的养老福利政策不配套、不健全等巨大困扰,令独生子女政策极大冲击了“养儿防老”的传统理念。如今知青二代又进入结婚年龄,许多知青家庭就变成“421模式”,即两个年青人夫妻要赡养照理四个老人,同时还要抚养一个子女,令知青老人空巢现象非常普遍。事实上,许多知青随着年龄衰老,身体多种疾病逐步缠身,十分需要身旁有人照料护理。由于知青大都退休金低,医保条件差,普遍难以维持养老治病。就是经济富裕的知青家庭,由于身边无子女照顾,养老也举步维艰。以上众多的知青养老窘事表明了两大困扰:一是经济拮据;二是无人护理。

(四)知青贫富与文化高低相应

笔者调查了解的400个知青有一个很显着的特点,就是文化高低与贫困、富裕程度相对应。这400个知青中半文盲、初小文化程度的占67%;初中文化的占28%,其中绝大多数是1968届的初中文化,其实只有初一程度;高中以上文化的仅占5%。江苏地区1969年初上山下乡时,不少知青只有十五、六岁,最小的只有十四岁,都是在校中、小学生或社会青年,属于学龄阶段的儿童、青少年。他们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回城后,大部分分配在社办集体企业或商业单位工作,职业的技术含量低,收入较低,工作环境差,当时已处于城市边缘群体。九十年代初由于大批企业关停并转,许多知青被迫失业在家;有的知青虽能二次就业,但因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无技术专长,大都只能干一些脏活累活;很多都是路头摆摊卖小吃、水果的小贩;有的则当保姆、钟点工、踏三轮车等。这类的所谓“二次就业”收入很微薄,难以养家糊口。但许多知青迫于生计不顾年老体弱还要打工挣钱,处境十分艰难。

其中也有少数知青不甘现状,奋发向上,参加自学高考、电大、职大、函授等,重新走进课堂学习,经过拼搏努力获得大专文凭,或学到新的专业技术,跻跃到机关、学校、央企工作,改变了自己命运,获得较好待遇。这部分人多为学校校长、企业厂长、干部、教师等,退休金相对较高,生活境况也相对较好。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