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郑州暴雨脱险记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亲历郑州暴雨脱险记

日期:2021-07-26 08:25:01 点击数:427 来源:临江校友群 作者:有闲人家 选送:陈远东


历郑州暴雨脱险记


作者:有闲人家  选送:陈远东


有闲人家 临江校友情 今天

 编者按  :

       临江中学75届胡建新(过客)校友是摄影爱好者,近日他参加秦晋摄影与旅游团,经历了郑州暴雨,以下是他的团友的文章。



  7月18日晚,高平市落日时分,黑云压城。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危机正悄悄来临。



   2021年7月19日,我们参加秦晋摄影与旅游团的30人,结束全部旅行后,按照原定计划,8点钟从山西晋城高平市出发,准备去长治王村机场乘坐11点钟的飞机返回上海。


       从高平市到王村机场,只有60公里,走一条高速公路,不用一个小时即可到达。离开宾馆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大家也根本没当回事,大巴离开高平市,驰入高速公路路口时,被拦了下来,说是根据山西省自然灾害预警,大客车不能上高速,只允许七人以下小客车通行。(这个奇葩的规定,到现在都还没想通,真在高速公路上遇到暴雨,洪水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难道小客车比大巴更安全?)


       没办法,大巴只能掉头,转走傍边的208国道,如果一路顺利,也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到达机场。车行十几分钟后,意外又发生了,208国道前方再次被拦了下来,国道也被禁止通行了,通向机场唯有的两条直线公路全部封闭。


       窗外还下着零星小雨,我们的导游丹丹下车去询问路况,被告知可以绕路走左边的228省道,大约百公里路,车程一个半小时,如果顺利的话,还可以在十点左右提前一个小时到达机场。再次调头返回,朝机场反方向寻找到228省道驰入,路况差了很多,说是省道公路,其实就是一条十来米宽的双车道,前方一长溜大卡车慢慢前行,不能上高速走国道,所有的大车都挤到这条道上来了,对面来车不断,也别想超车。跟着大卡车越开越慢,最后干脆停了下来,前方发生路障,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到一个交警来处理指挥疏导。


       时间慢慢流逝,十一点钟飞机起飞前赶到机场已经不可能了,我们车上的团友开始不安起来,有人打电话向省市有关部门投诉求助,导游丹丹和我们的领队东东一起紧急商量对策,向旅行社和我们团队的领导汇报请示。我查了一下长治王村机场的情况,当天飞上海的飞机仅此一班,携程旅行网上查到的信息是可以乘坐高铁去郑州或太原换乘飞机返回上海。最近距离是到郑州一个半小时高铁到达,乘傍晚飞机返沪,于是我把这个消息截图给了领队东东做参考。(现在回想起来还在后怕,真被堵在郑州了,岂不是无意中害了大家。)


        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一点钟,机场的飞机已经起飞(其实我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当时飞机是否已经起飞了,网上消息是,停止检票。)经过与旅行社的紧急请示决定,我们改道从长治乘高铁去郑州转机回上海。(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我提供消息影响,因为还可以去太原转机,当然能不能买到三十人的机票就不好说了。)


        我们的车辆再次改道,从一条小路绕过,在十二点之前到达了长治高铁站,买到了下午一点半去郑州的车票,晚上的机票也已经落实,19点起飞,21点可以到达上海浦东机场,乘坐地铁回家还来得及。得次消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气氛再次活跃起来,领队东东还盘算着下午时间太多,还可以去郑州博物馆转转。


        这时候,外面还下着小雨,进入车站候车厅,意外再次发生,检票口信息提示,车辆晚点半个小时发车,时间还很宽裕,大家也没当回事,都去车站餐馆吃午餐了。随着检票时间临近,登车时间再次改变原本下午一点半发车的,成了二点半发车,这样,到达郑州的时间起码要到四点钟,离飞机起飞只剩三个小时,还得从火车站赶到机场,(六十公里路车程正常是三刻钟),没有多少余量了。


        下午二点半,列车终于启动,谁也没有意识到,我们一步步步入险境。当列车离郑州还剩下六十公里时,车窗外的雨明显大了许多,密集的雨拍打着车窗,列车突然慢了下来,从时速200公里慢成了时速二十公里,乘客们骚动起来。

       原来,这节车厢里的乘客都和我们一样,都是从长治改道去郑州乘飞机的,到达郑州还得走六十多公里到机场,我们的导游丹丹已经急的哭了。

       这时候,这列车上一位姓李的列车长赶了过来,听到我们的情况,告诉我们,还有一线希望,郑州站有最后一班去机场的直达专列,如果我们列车能赶到这班专列之前到达车站,也不用买票之类了,直接领我们转车去机场。

       高铁又慢慢爬行了一个半个小时,全程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到达郑州站,大家走上站台,只过了一二分钟,去机场的专列就到了,我们列车要是再晚到二分钟就赶不上趟了。这时候列车长指派专人领我们直接上了对面站台的专列,专列启动了,大家总算松了口气,在将近机场的时候,看到窗外公路上已经围起护栏,禁止通行,公路上无一辆车辆。

       到达机场车站时,车站出口临时开启快速通道,让大家快速通行,直达机场航站楼,大家纷纷向专门护送我们的列车员扬手致谢!


若木老师拍摄,长治东站候车厅即景。


  过客jue老师在列车路过晋城市后掌洼村拍摄的窗外站台,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雨势明显加大。


  过客jue老师在去郑州的列车上拍摄的窗外,暴雨如注。


  若木老师拍摄,领队东东老师与丹丹导游正在紧急商量对策。


若木老师拍摄赶向机场快速通道。


  办完行李托运安检进入候机厅,一路紧跑,到达候机口,已经到了检票登机时间,眼看着长长的登机队伍,突然散开,机场广播,因天气原因不能起飞,起飞时间待定。


        机场窗外雨越下越大,不时还有闪电划过,停机坪上所有的飞机都已经停止起飞和降落。


  左边是我们的飞机停放引桥栈道,右边可看到许多飞机停放。


  过客jue老师拍摄,机场停机坪飞机都已经停飞。


周庆华老师拍摄的停机坪暴雨实景。


  候机厅里不断广播着大量飞机取消飞行的通告,要乘客们去办理退票,喧闹的候机厅里人越来越少,可以看到我们的飞机就在候机口停着,黑灯瞎火,悄然无声。广播里N次的播放着各地飞机取消飞行的通知,还好我们的飞机始终是起飞时间待定,大家都竖起耳朵听着,生怕听到飞行取消的消息。


  从6点20分到达候机口直到晚上9点多钟,终于通知我们可以登机了,大家赶快拿起行李依次登机,这时,机场瓢泼大雨越下越大,进入机舱的接口处雨直接灌了进来,我们一个个都是冲刺着跳进机舱内,机舱门关闭后,迟迟不见飞机启动,广播里消息等待塔台指令,大家的心又悬在了半空。

刘云老师拍摄的机上窗口暴雨如注。


刘云老师拍摄的飞机窗外即景。


  经过近一个小时等待,飞机终于在十点左右滑向跑道,冒着大雨呼啸着飞向天空。只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晚上十一点半多点,顺利降落浦东机场。


        午夜时分回到家里,早晨醒来,看到新闻,郑州市遭遇千年一遇极端暴雨,二十四小时暴雨超过600毫米,超过我国历史最高记录,全城进水,已经进入一级戒备,全城飞机停飞,高铁停运,已经成了一座水城。


        万分庆幸我们的航班没有取消,在最后一刻飞离了郑州,不知道更多的取消航班的旅客现在怎么样了。


        忽然发现在手机上敲着键盘空喊“郑州加油,郑州挺住!”是那么苍白无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郑州百姓和滞留的旅客平安渡过这一劫难。


  感谢我们的导游丹丹女士,一个九零后的年轻女孩,尽管遇到如此困境,哭了几次,还是勇敢的担起责任,千方百计的想尽办法,和我们同乘高铁一路护送我们进了机场。感谢我们的领队东东老师,沉着冷静应对复杂情况,带领大家坚持到底,终于在最后一刻飞离险地,平安返回上海。同时应该赞扬我们的团队全体成员,碰到困难,无一人发出怨言,齐心合力,终于取得最后胜利!


文字:有闲人家


照片及视频提供:

        胡建新(过客jue)老师,周庆华老师,若木老师,刘云老师。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