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寻乐的饕餮盛宴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苦中寻乐的饕餮盛宴

日期:2021-07-25 16:34:37 点击数:514 来源:朝阳农场知青联谊会 作者:唐勇康 选送:朱海鸥


【知青征文】苦中寻乐的饕餮盛宴


原朝阳农场一连 : 唐勇康   选送:朱海鸥



    


     还在长身体的我们,干的又是战天斗地“学大寨"的重活,能吃顿饱饭,让肚皮好好撑一撑,是当年每个农场知青最大奢望。

    1977年,我时在朝阳农场一连。恰逢“三抢”大忙,隔壁二连一头老水牛挣脱缰绳,一路跑进我们连队,在刚插好秧的稻田里转悠。有职工赶紧把它牵到仓库边,牛鼻绳捆在石桩上,也就忘了这件事。

     中午,辣豁豁的三伏日头热不可当。下午出工前,仓库保管员大呼小叫来向我报告:"不得了啦!老牛晒死掉了!"我赶紧奔过去,看到口吐白沫,四肢横摊的死牛,马上一身冷汗:水牛天热就要让它浸在河水里阴凉,现在几个钟头太阳直逼逼暴晒,人也吃不消,更何况它!当时国家明文有律,耕牛是农村重要生产资料,杀条耕牛要逐级申报获批,无故致死以破坏生产工具按罪论处!作为连队负责人,我这次要吃官司了!

     急归急,后事总要处理。赶紧先到隔壁连队负荆请罪,岂料那老农队长倒给我一颗定心丸:这老牛已经高龄,前腿别断过筋,做不动生活了,养着费人费饲料,早跟场部生产组打过尽早处理的报告了。我马上向生产组汇报。个把小时后,领导来电话指示:老牛死掉,向县里请示过了,就按正常死亡处理。现在你要将功补过,天热,死牛不能任其发臭浪费,连夜把肉弄出来,分配给其他兄弟连队,为“三抢”大忙加油作贡献!
    得令后,我一面叫了20来个精壮青年职工,哼哧哼哧合力把千把斤重的死牛拖到阴凉头里,接上潜水泵,往牛身上不停泼浇河底抽上来的冷水降温。一面蹬车急奔到祝桥镇上肉摊头,找到杀猪师傅,说好牛皮、牛内脏、牛杂碎都归他,他也起劲了,叫来好几个徒弟帮手,拿好一应家什,赶了过来。  
     一番折腾,天暗了下来。电工架起小太阳(碘钨灯),仓库水泥地坪雪亮通明。我担当宰牛总指挥,命令那20来个青年职工,轮番上阵,将那摊在地上的死牛一会翻身,一会侧转,一会抬起腾空,一会四脚朝天,配合完成杀猪师傅的随口指令。师傅杀猪熟门熟路,可绝对没到“庖丁解牛”的境界,开始也手忙脚乱,无从下手,后来也着道入港了。先是在牛肚皮浅划一刀,把整张牛皮连毛一起批刀割剥下,然后斩剁下牛头、牛脚(师傅心黑,那牛头连颈肉一刀割去10多斤,也不予计较了)。开肚破膛是高潮,一股奇臭冲天而起,小青年一哄而散,逃得远远。潜水泵赶紧抽水冲血污,师傅赶紧把一大摊内脏按类分离装进塑料化肥袋,叫徒弟赶紧自行车踏回祝桥镇肉店,连夜赶紧深加工处理。
    两个多钟头了吧,一头死牛终于化身6,7百斤的带骨牛肉!在专程来连队督战的场部生产组干部指示下,牛身一分为四大块,场部一条牛腿,一连、二连各分半爿。还有最大一块再分割成几十斤的若干份,电话紧急通知其他兄弟连队星夜取走。不一会,亮着前灯的手扶拖拉机“邦,邦,邦”地纷至沓来,他们用洗过的大粪桶满满装好,握着我手连说谢谢、谢谢!明天大家有肉吃了!
    深夜十一点多钟了,仓库场地冲干净,小太阳熄掉,人也散去了。可是没完,战斗挪到了食堂,继续!那时根本没有冰箱的概念,必须连夜处理才能保证不变质。
   食堂炊事员先剜下里脊肉,切成肉丝,爆炒作浇头,煮了一大锅卷子面,犒劳那些个精疲力竭的斗牛士。后勤班人员全部上阵,把一大块带骨牛身条分缕析成肉骨、肉块。煤灶升起火来,大根肉骨丢进大锅熬过夜。肉块一大坨,一大坨的,出白水撇去血沫后,多加佐料烧成五香酱牛肉,明天切片供应职工。生肉还是多了点,食堂无法一下子连夜全部处理。我动了个分而歼之的小脑筋,马上通知女宿舍每间派一个代表,到食堂来免费领一份牛肉和料作,利用她们都有小火油炉的优势,把牛肉洗干净,剪刀分割成小块,室室连夜开锅放料煮熟,白天再风晒成牛肉干。不过,跟她们都约定的:牛肉干不能独吞,也要分点给同班的男生吃吃。于是乎,一头老牛死而后已,就这样销声匿迹于我们的肠胃之中。
     也别说,那前后三、四天,有了这高能量蛋白质脂肪垫底,消耗大量体能的“三抢”农活完成得格外顺利。     

     实在难忘——那个年代,只要能吃进嘴里,吃饱肚子的,都是至上的舌尖美味!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