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贤夫与他的植物人妻

日期:2021-01-22 08:15:47 点击数:652 来源:上海农场知青党员联谊群 作者:陈党耀


贤夫与他的植物人妻


——一位海丰女知青的故事


陈党耀


 

原题:一个因车祸而致植物人的女知青和她丈夫的冥冥之中

 

    每次听到周冰倩《真的好想你》那熟悉的旋律,就想起那位曾经是植物人的武汉老伯,他老伴坚持不懈地在他耳畔唱“我在夜里呼唤黎明……”居然把他唱醒了,几年前成为一个传奇。而本文的女主人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道是“不信东风唤不回”,而我的同事、曾是知青的汤女士却“春风不度玉门关”。

    本文讲述汤女士和她丈夫间令人唏嘘的故事。多年了,我一直记挂那位植物人的命运。

植物人,我们也许听得多,见得少,《辞海》解释,与植物生存状态相似的特殊的人体状态。与没有自主呼吸心跳脑电图呈直线脑死亡者不同,植物人呼吸心跳都有,但其认知能力包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力完全丧失,无任何主动活动。

 


图片来自网络

 

    1989118日,对于吴先生一家来说无异于是个五雷轰顶的日子。这位宝钢工程师获悉爱人被卡车撞伤,三刻钟后,心急如焚的他踏进病房,在妻子的床前喊了一声。她睁开双眼,面露痛楚,旋即闭上眼睛,确切地说,植物人的生涯从此开始。

 

回城里  飞来横祸福所倚

 

    1989年初,带着两个孩子,汤女士从海丰农场调入宝钢当了一名清洁工,一家四口结束了多年的分居生活。此前十多年她在那里务农、做民办教师。

    那118日上午,天下着雨。按惯例总要等雨歇了或小些再扫马路,但因下午上级领导要来检查。为了集体荣誉和厂区整洁,汤女士一声不响地拿着扫把来到炼钢区域冒雨扫了起来。

    此时,一辆东风8卡车风驰电掣般驶来,当司机发觉前面有人猛踩刹车,天雨路滑,为时已晚。见汽车疯狂冲来,汤女士本能地向人行道纵身一跃。然而,带着惯性的汽车还是将她弹出8米多,后脑着地……

    吴赶到医院,见妻子除脑伤外,手臂还有外伤。望着从里到外都被雨淋湿的妻子,老吴这条硬汉热泪夺眶而出。

    经有关部门鉴定,由肇事单位负全责。但对老吴来说当务之急是让妻子早日醒来,康复回家。

然而,这一躺就在医院里躺了两年,加上出院后在家里躺了多年,几千多个日日夜夜,伤者病情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家属几多惊恐,几怀愁绪。

 

误良机  急诊轻视起风波

 

    昏迷的汤女士被救护车送达医院,时值9点半。这家医院无CT设备,经初步检查,病人颅底骨折,颅内出血,脑壳裂至太阳穴两侧,耳孔少量流血。令人惊疑的是,到医院不久,她即醒来,此时其丈夫尚未赶到,她对医生的提问能回答,还能在人搀扶下上厕。

    医生认为先观察一下再说。老赶到就急了,他看了妻子病状,再看X片,立即找医生。医生则说颅内出血可以从耳朵里流掉,能不开刀尽量不开。

    观察、会诊,一直到下午3点,伤者情况急剧变化,由中枢神经受压而引起的脑水肿,头开始肿大了。就在老吴回家取住院用品的那一刻,医生才决定开刀,还是在一旁的单位领导代家属签的字。这四五个小时的延误使震伤的大脑受到颅内积血压迫无异雪上加霜。

    将血块取出后,按国际评分标准,伤者一直处于及格线下,能否活命,主刀大夫心里也没底。一天后,也许病人的求生欲望强烈,其血压、体温、呼吸及排尿渐趋正常。

手术后,丈夫连续六昼夜未曾合眼,为妻子吸痰,从鼻腔里喂流汁,清理大小便,不停地忙着,一下子形容枯槁,躬背佝偻。

    渐渐地病人的瞳孔对光照有反应了,眼球开始活动,据国际评分标准已上升到及格线上。第五天,医生对天天来探视的单位领导说:“想不到病人的生命力这么顽强,看来不但能活下来,今后生活也许还能自理。

 

连环错  护理马虎酿大祸

 

    汤女士手术后第七天凌晨三点,一直未合眼的老吴倦极了,妻子切开的气管有痰音,忙请值班护士来吸痰。护士说,不碍事的,不要多吸,否则会擦伤气管的。

    “当时只怨我不会吸痰,一念之差没有坚持再求一下护士,而后我一下子歪倒了,一直睡了两个小时,坏了大事。”老吴说。

    6个,分别是肇事单位和病人单位派来的,他们或闲聊或瞌睡,谁也未发觉她喉颈处痰冒成一片。本来无意识的病人当然不会叫喊,在这间特护病房里,汤女士就这样因痰梗阻缺氧而停止了呼吸。直到清晨五点,护士才发觉,值班医生见了直摇头,认为彻底失去抢救价值,随即让家属准备后事了。

    此时痛彻心扉的老吴不愧是个男人,他没有哭,没有嚎,而是镇定地伏在妻子胸口——心脏还在微弱跳动。“医生,再救救她吧,她心还在跳,她还年轻,还有两个孩子。”一遍又一遍地恳求,谁见了都要动恻隐之心。

    吸清痰液,人工呼吸,紧急注射……一阵忙活,病人居然又恢复了呼吸,只是进入了更深的昏迷状态。以前抓纱布,拉鼻管,蹬床单的动作都消失了,体温慢慢从脚背冷向膝盖——长时间缺氧引起的大脑皮层细胞水肿,生命再度垂危。第八天,老吴将两个上学的孩子唤到病房,看母亲最后一眼,行诀别之礼。

   恰在此时,脑外科主任X教授查病房来了。老见了声泪俱下。教授真诚地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努力。”教授亲自操刀,再次开颅降低颅压。手术成功了,回到病房,病人四肢能小幅度活动了,而脑水肿在继续发展。直到第11天,病人肿胀的头部开始缩小,不幸屋漏偏逢连阴雨,她又感染上肺炎。

    肺炎使呼吸困难脑供氧差,终使脑细胞因液化坏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她肺炎渐趋好转时,病人单位派来的两个老年女护工错把冷风机开成高温档,等老吴从市区采购药品回来,病人的耳朵已被烤焦,高烧发至41.5度。医生断言:大脑体温调节神经严重受损,怕活不过一个星期了。然而,老没有放弃丝毫的努力,他用酒精擦,用冰袋敷……汤女士最终彻底成为植物人,进入不可逆昏迷状态。

 

救爱  久病良医自抓药

 

    对待植物人,是用昂贵的费用提供各种营养维持这种状态,还是放弃对其生命的维持,一直以来有争议。老吴没时间理睬这类争议,他用上海男人负责任的行动来证明一切。

当第九张病危通知签发后,老吴恳求医生再设法救救妻子,如果西药不行,是否请中医会诊。但医生认为没有用。老吴决心依靠自学的一点医学知识,用中药来试试。

    他依据“脑主心”,按“热毒攻心”的方法自开清毒药方,到药房配来回家自煎。药也是极普通的几味药,为提高疗效,象蒲公英之类,老吴还到野外采鲜草。

    奇迹在最绝望之时出现了。一周后,植物人不仅没死,汗出来了,体温也慢慢下降。又过了一周,不用冰袋,体温也在39度以下,听力也恢复了,只是视觉依旧。

    这下老吴有信心了。他试着按白内障晶体混浊来用药,无效;后按眼底出血处置……又是一周后的早上,植物人睁开眼了,瞳孔有了景象。每隔两小时测体温,老吴发现妻子体温子夜最高,清晨最低,此乃“热人血份和阴份”。老吴再调整处方,终于在半个月里使病人体温完全正常。

    对此,脑外科大夫感慨地说:“汤女士能活下来,一大半的功劳归她丈夫。”病友们也纷纷说:老吴是只模子,没有这样的老公,十个女人也不在世上了。

此时老吴觉得再留在医院已无多大意义了。当务之急是将她切开的气管关闭。

    199110月,市有关医院会诊后确认,气管内并无肉芽,仅周围肌肉水肿将气管挤窄,关键是气管的大门——声带,因长期废弃而不通气,对此无药可治,只有切除。于是植物人只能永远带管呼吸了。

 

情相系  十年病榻无褥疮

 

    两年前,汤女士穿着工作服离家上班;两年后的19911015日她是否知晓回家?一回到家,她东张西望,显露似曾相识之态。一连数天,日夜不眠,一付哭丧脸。老吴也伴着夜不能寐,猜想她是否想回了家不给治疗了而伤心。于是在她耳旁轻声絮语:“我已经两年没上班了,现在要工作。你留在医院里我无法照料,回来仍要给你医病的。”几天后她恢复了平静。

    吴买来取暖器、气垫床,还有脚踏式吸痰器、清毒用具等器具。夏天未到又装了空调,开始了不知尽头的家庭病床护理生涯。

    几千个日日夜夜,他没有自己的社交和娱乐,没有一天节假日,就像一架机器人围着植物人一刻不停地转,换来了病人长期卧床不生一次褥疮的奇迹。

    199112月,老吴上班了。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为妻子吸痰,活动四肢,消毒器具,用粉碎机加工食品,给妻子喂糊状流汁,然后与六点半到他家上班的两名女护工一起为其擦身、用吹风机吹干、按摩,急吼吼吃了早饭赶班车上班。晚上5多从班车下来买菜,回到家再与护工为妻子擦一次身。护工走后,老吴还要给她吸痰,换药,喂两餐流汁,消毒。每天周而复始,一直忙到9点半,精疲力尽的老吴才能就寝。然而还没完,每个夜晚他从未睡过两个小时的连续觉,妻子一咳嗽,一动弹,甚至呼吸不正常,他都会惊醒。即使她很平静,他也习惯一夜起来两三次,给她吸吸痰,看看她是否尿床,定时给她更换鼻饲胃管、导尿管。

    19925月,老吴意识到自开处方毕竟功力有限。于是,他请中医上门诊治,果然有所进展,她眼球较前活络,腿动加强,只是没有人知道她是否还记得农场里那段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岁月。

    植物人脸色红润,除腿部肌肉萎缩外,全身肌肉、循环系统正常,若不是头部插着两根管子,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一般瘫痪病人呢。

    她一日,人三秋。丈夫已如当年过昭关的白头伍子胥。几年中,两个孩子也在母亲的“冥冥”之中长大,都工作了,他们缺少母爱却十分懂事,虽不谙家务事却十分努力地去做。

    父亲既当爹又当妈,活得很累,却只有轻轻叹口气。这位也是知青出身的大学生具备了评高工的资格,但两年未接触生产实际,他不愿滥竽充数,也没有一个较合适的岗位,一直在家里忙碌,在厂里苦恼。

    单位里小区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苦楚,很少有人明白他的愿望——老婆,你快醒来——只有农场的几个同事还关心一下,虽然希望如此渺茫,但大家还是等待奇迹出现……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原刊于《宝钢日报》,题目《何日彩云归》,为男主人公的工作岗位提供了一定的舆论支持。

    在坚持了十多年之后,植物人汤女士于新世纪初干干净净地离世。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