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最新资讯 -> 正文

《草木篇》

日期:2019-12-05 21:42:15 点击数:90 来源:海丰农场知青 作者:流沙河

 《草木篇》

流沙河

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唐:白居易

流沙河,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县人,生于1931年11月11日,2019年11月23目去逝了

白杨
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也许,一场暴风会把她连根拔去。但,纵然死了吧,她的腰也不肯向谁弯一弯!


他纠缠着丁香,往上爬,爬,爬……终于把花挂上树梢。丁香被缠死了,砍作柴烧了。他倒在地上,喘着气,窥视着另一株树……

仙人掌
它不想用鲜花向主人献媚,遍身披上刺刀。主人把她逐出花园,也不给水喝。在野地里,在沙漠中,她活着,繁殖着儿女……


在姐姐妹妹里,她的爱情来得最迟。春天,百花用媚笑引诱蝴蝶的时候,她却把自己悄悄地许给了冬天的白雪。轻佻的蝴蝶是不配吻她的,正如别的花不配被白雪抚爱一样。在姐姐妹妹里,她笑得最晚,笑得最美丽。

毒菌
在阳光照不到的河岸,他出现了。白天,用美丽的彩衣,黑夜,用暗绿的磷火,诱惑人类。然而,连三岁孩子也不去理睬他。因为,妈妈说过,那是毒蛇吐的唾液……

草木篇诗案
源头
“如果不写这个,我后来还是要当右派”——流沙河口述“草木篇诗案”

1957年初,26岁的流沙河先生因一组取名《草木篇》的小诗而触犯天颜,使他在反右之前即先于全国的右派成为政治祭品,从此开始了22年饱受屈辱和磨难的悲剧人生。几个月后,反右开始,全国又有不可计数的人因为与流沙河和“草木篇”的莫须有的株连而成为右派分子,上演了相似的人生悲剧。

这就是著名的“草木篇诗案”。

而从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毛泽东先后四次在不同场合以不同的态度点到其诗其人,更使其成为当代史上的一桩奇案。

        至今,事件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又有谁会想到,当年在重慶读中专的学生罗开文同学,见报上批判《草木篇》后说“我看这诗写得好,不是啥毒草”!
        19岁的罗开文同学就为这随意的一句调侃之话、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中专学生不够右派资格,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份子”,送强制劳动教养。从此,成为被专政的对像。
       八十年代初的拨乱反正,右派们得到了纠正,流沙河也回到了川报,而罗开文却不在纠正之列。因他不是定的右派,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份子”,不在右派之列,也就一直未得到纠正。
      罗开文先生对此,很是不服,于是上访要求纠正。在长期上访无果之际,于是买了一顶白帽,将自己的罪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学生右派活化石罗开文”写在了帽上,在成都的大街上,大摇大摆的走。欲引起政府的重视,达到纠正不白之冤的目的。但,除了警察将他请进派出所多次喝茶约谈外,没有那个执能部门出面纠正罗开文先生的冤案迹象。80高龄的罗开文先生很是无奈,只想在有生之年得到平反昭雪,不想把这顶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戴进棺材,只要精神好的時候,就戴着这顶“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学生右派活化石”帽子走到成都大街上,引起行人的好奇围观。       
        今天的年轻人,没经过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更不知株连的伤害!人们也许忽视了罗开文先生的苦难与无奈,但他显示出极左的幽灵、仍然纠缠着那些年遭到不幸的老人!与此同吋,也是对法治的践踏和羞辱!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