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牛背上的童年

日期:2019-12-05 19:23:39 点击数:342 来源:读书与写作群 作者:作者:周前锋


牛背上的童年

 

作者:周前锋

 


我最怜惜牛,那宽厚的牛背上承载着人生中令我难忘的童年时光。


儿时的我,天刚蒙蒙亮,就从牛栏里把牛牵出来了。因为久旱少雨,山坡上的草都干死了,只有傍水的小溪或田埂边上还长着鲜嫩的青草。常听大人们讲,牛要吃带露水的草才长膘,每天不等天亮,我会赶早把牛牵到这些地方。

记得刚开始给生产队放牛的那时,我领养到一头看上去瘦骨嶙峋,肚子又大又圆的水牛婆,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这牛婆肚子经常圆鼓鼓的,吃草肯定比別的牛能干——后来听人讲是牛婆怀崽崽了。

知道了这事,我即高兴又担心,感觉到自己的责任更大了。于是,每天起早贪黑放牧,选择最能让牛吃饱的地方。本来,炎热的下午,把牛放到河边上,同小伙伴们河里嬉戏打闹,再好玩不过了。可是,河边上光溜溜的,看不见青草,到天黑牛也没吃饱,肚子瘪得跟粑臼似的。自从知道牛婆怀崽崽以后,我再也没去河边上放牛了。

六月里抢收早稻赶插晚稻,称“双抢”,这是一年中最忙的季节。为赶在立秋前把晚稻插完,人们顾不得天气炎热,争分夺秒地忙碌着,正晌午,高温下的泥浆水会炀得脚上起泡,水牛婆累得喘着粗气,嘴里不停地吐着白沫,拖着大肚子还在拉犁。

晌午时分,水牛婆终于婆疲惫不堪地收工回来了。在村口已等得心急如焚的我,忙上前从大人手里接过牛绳,把牛牵到放了一堆青草的大树下,去井里提水上来,拿一把青草沾着凉水,为牛降温并擦试掉身上的泥巴,细心的照料着它把一大堆青草吃完。

割完早稻,插完了晚稻,水牛婆生下小牛牯。看着刚生下来就会走路的小牛牯,我抚摸着它的身体,开心得合不拢嘴,大人们拿我调笑,说我当“爸爸”了……

从那以后,水牛婆一边耕田,一边为生产队一年生一头小牛犊。最后那年,水牛婆老了,到了再也不能生崽崽的年龄,被卖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了。

水牛婆走了,我只能跟它最后生下的小牛牯为伴。这头小牛牯浑身毛色乌黑铁青,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铁毛水牯。

母牛因年老体衰,铁毛水牯生下来没奶吃而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头,周身长满癞皮疙瘩。据说老牛婆是生下小牛牯还未满月,当菜牛卖给牛贩子的,小牛牯牛贩子不要,生产队才留下的。队里几十户人家,没谁愿意领养这头小牛牯,都担心养不活它而遭麻烦,我不管这些,自告奋勇领养了铁毛水牯。

几个月的用心调养,铁毛水牯逐渐变得强健起来,兴许是机缘巧合,小牛牯与我命运相近,八字相生,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下来了!

      


三年后,铁毛水牯长得雄健威猛,特别是那身乌黑铁青的粗毛,在阳光下熠熠发亮。铜铃般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一对向上弯曲成半弧形的犄角,坚硬犀利,像两把月牙青龙宝刀。四蹄健劲,尾似钢鞭,威武潇洒。

伴随着铁毛水牯,我也长成了一个楞头楞脑的小子,铁毛水牯不仅成了生产队里耕田的主角,自然也成了我炫耀的坐骑,我每天早晚,骑在高大的牛背上,一付得意洋洋的模样。

犁田翻地铁毛水牯从不偷懒,但你如果不是耕田的行家里手,可不容易驾驭它,胆子小的人,望着它那威猛的样子,不敢近前。其实它很温驯灵性,只不过性子特别倔,想靠鞭子制服,很难。你如果摸透了它的脾性,什么重活都不在话下。

铁毛水牯,可不只是在耕田时,憨厚温驯与倔犟,当遇强敌时,更显得威武霸气,争强好斗。

同我们相邻的生产队,有头大水牯,是县里奖励给这个生产队的。据说大跃进那年,这个生产队的队长老六,去县里开会汇报生产,提了蔸红薯,有好几十几斤重,领导见了连连称赞。老六告诉领导,这是插在高粱土边上一蔸最小的红薯,别的实在太重一蔸,路程远没提来……然后,老六被光荣地评为县劳动模范,并奖励他一头水牯,开完会,老六牵着犄角上挂着大红花的水牯回来,全生产队敲锣打鼓出村口迎接。这头水牯是队长老六的光荣标志。

这头大水牯腿如粗柱,头似方斗,高大威武,老六不仅不让它犁田耙地,而且把牛的一对犄角尖刨得跟刺刀一般锋利,在附近一带堪称牛王。

一天傍晚放牛归来,我骑在铁毛水牯宽厚的背梁上,故作耀武扬威的神态,小伙们都羡慕极了。快到村口池塘边的石栱桥时,碰上了老六的牛王。牛王昂首向铁毛水牯示威,铁毛水牯迎头而上,一场恶斗吓得我胆颤心惊。鏖战中,铁毛水牯已渐占优势,两把青龙月牙宝刀横扫过去,幸亏牛王躲得快,纵身跳进了池塘,桥边上的一块青石板被击成两截。铁毛水牯追进池塘,两头猛牛硬是把整个池塘的水掀翻转来,牛王最终落荒而逃……第二天,牛王被吃了牛肉,听老六队里人说,剖开牛王肚子时,内脏存了两砣老大的血块,可见受了重伤。

老六的牛王被斗死了,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还编了几句顺口溜:

老六老六快点逃

铁毛水牯追来了

牛王昨天吃大亏

今早准备红辣菽

铁毛水牯经历过无数次这种刺激恐怖的遭遇战,每次战斗结束后,我都会偷偷摸摸想法搞些米酒,拌几个生鸡蛋,倒进特制的竹筒,喂给铁毛水牯吃。



牛背上的日子一晃而过,转眼我便上了中学,再也不能跟铁毛水牯厮混在一块了,经过几番放牛主人的更换,铁毛水牯明显的衰老了。高大的的身躯瘦得像一架风车似的,身上的毛脱落得所剩无几,满身的癞皮疙瘩,只有头上的两把月牙青龙宝刀上的纹路,更加的深刻沧桑。

铁毛水牯在走向衰老的同时,完成了为生产队耕田的使命,并在生命最后,目睹了包产到户责任制的开始……

那是一个早稻刚插完的季节,初春的寒风依然刺骨,插在田里的秧苗刚开始返黄,改革开放的春风最先吹进了我们生产队。队长一句话,生产队解体,田地带秧苗,打谷机,犁耙,耕牛……按人头分,队长做好阄,放到一个竹筒里摇了摇后,倒出来抓阄,谁抓倒什么拿什么。

在这之前,生产队对铁毛水牯的问题讨论了大半天,谁家也不愿意抓阄时抓到这头老牛,因为铁毛水牯已衰老得枯瘦如柴,再也拉不动犁了。最后队长大手往桌上一拍:二斤牛肉为酬资,队里的一个老光棍负责宰杀,牛肉用来抵生产队里队委干部的工资。几个干部随声附和“就这么定了!”

上午,生产队能够分的都分完到各户,少许人得了些值钱的东西,自然像打了土豪般欢喜,阄抓得不好的人只能自认倒霉。

下午开始杀牛。负责杀牛的老光棍,似乎劲头挺足,光着膀子,头上扎一块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旧毛巾,满身散发着一股恶臭味,手里提着把大斧头,俨然一付刽子手的凶相。

放学刚回家,我听人说队里所有的东西都分了,生产队也散伙了,要杀了老铁毛水牯给队委干部抵工资。我急忙打探老牛的生死下落,得知刚被老光棍牵往队里的晒谷坪。我飞快的赶往晒谷坪,远远望见老牛被牢牢拴在一个桩墩上,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三下两下解脱缠在桩墩上的粗绳,老牛极通人性,屈着两条前腿跪在我的面前,我顿觉鼻子发酸,止不住泪如泉涌,双手抱住老牛的一对犄角,身体匍匐在两只弧形的犄角中间,嚎啕大哭……



事情已过去了几十年,没能在刽子手的斧头下保护住铁毛水牯的性命,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此生,我与牛有不解之缘,牛是勤劳的化身,你的躯体本不应承受皮鞭的毒打。牛在我们的视野中,平凡无奇,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人们折服,忠实刚烈的性格使人们欣佩,不存半点害人取利之心。风里雨里何曾享受过安适。默默忍受着,将自己的血汗流洒在大地上。



牛,我为你而心酸!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