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五四农场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论坛 -> 五四农场

返回列表

农场1:五四农场
发送站内信
帖子:3700
精华:11
人气:11
最后登录:2017-07-30

发表于 2016-11-14 07:08:38  回复帖子

  楼主 #1楼

从黄山知青到历史学家(上)


选编:孙佟君



今年11月13日是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博士生指导老师、知名历史学家朱政惠逝世三周年。朱政惠是上海曹阳中学66届的高中毕业生,1968年8月,响应党中央上山下乡的号召,奔赴皖南山区的上海黄山茶林场斗私批修,改天换地;1978年考入华东师大历史系,1988年取得博士学位后留校工作。其后25年,他长期从事中国近现代史学史、史学理论、海外中国学史、中外史学比较、文革知青史等方面的学术研究,撰写论文百余篇,出版著作十余部,并多次应邀去美国、英国、韩国等地进行学术交流和专题讲座,是享誉中外业界的历史学家。

禾子与朱政惠同年同月生,都是在共和国五星红旗下长大,在共产党指引下前进。尽管人生曲线有所不同,但拳拳爱国之心和刻苦学习、勤奋工作、积极向上、为国效力的精神是相同的。朱政恵人生几十年,都在黄山茶林场和华东师大,而禾子在这两个单位先后也呆过20年。因此,在政惠逝世三周年之际,我想制作一篇格图,以示纪念。在制作过程中,政惠遗孀、黄山知青林雪仙提供了大量照片和文字资料,知青好友Why给我不少鼓励和帮助,在此表示感谢。

1968年7月,朱政惠刚到黄山茶林场,被安排在7连。没几个月,得知上级领导根据毛主席的五七指示,要求上海各农场均建立一个五七连队时。他就有了去茶林场最荒僻的地方做开拓者的想法,于是和持有同样想法的、8连潘人杰、9连李峰等知青串联。在一次商谈中,他激情燃烧的话语,引发了后来的妻子、市六女中毕业的知青林雪仙等四人的同感。“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社会主义的新农村”,这正是小林在上海申请上山下乡时,用自己鲜血写下的心声。10月21日,市六女中四个女生也挑起了行李,同朱政惠等一行16人走向茶林场西片荒凉的大坪田,和其它连队一些知青战友汇合,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组建五七连队。

知青们牵走老牛,清除牛粪,洒上石灰,铺上稻草,牛棚成了临时宿舍。 他们又上山伐木、砍割茅草、挖掘太平天国时期留在地下的砖块,用自己的双手造起了长期居住的草房。他们开荒造田,种植水稻和各种蔬菜,养殖牛羊猪,鸡鸭鹅。

五七知青永远不会忘记,在月光下,开荒整地,摸黑割稻;不会忘记,穿着破棉衣,喝口高粱酒,赤脚浸在冰冷刺骨的水田里;不会忘记,几个人代牛拉犁,每个人双手全是血泡,半夜里痛醒;不会忘记,红肿的双肩,再次压上扁担时,火辣辣的疼痛。……。在茶林场,大家都觉得五七连队的劳动强度是最大的!五七知青干活是最拼命的!

朱政惠是拚命三郎!有一次,他的大脚趾甲沟炎严重化脓,连脚背也肿凸起来,仍忍着剧痛掀掉指甲,还在田里一拐一拐,“哈气,哈气”,吆喝着赶牛犁地。平日收工后,他组织稿子,出黑板报,做些宣传鼓动工作;夜晚,常常在油灯下看书学习。五七连队目前尚存的旧屋墙上依稀可见的领袖像和大标语,有的就是政惠当年手绘的。

1975年秋,禾子刚调到茶林场,被安排在海拔500多米的7连工作,那时,朱政惠在更高的海拔800多米的8连担仼指导员,8连到场部,必须经过7连。当时场内公路只到达7连,8连所需的全部生活和生产用品,都得靠知青的身体,在崎岖蜿蜒的小道上,长途跋涉近2小时,运到山上。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政惠时,就是他身穿䃼丁衣裤,腿绑山祙,脚穿解放鞋,同战友们一起,肩挑背扛,拾级而上的模样。

8连是茶林场最高、离场部最远的连队,又是资源最丰富、规模最大的连队。然而因为没有公路,深山里竹木油茶资源不能得到有效利用,成千上万亩的荒山无法开发。因此,要建设好山区,提高生产力,交通是关键!朱政惠代表8连党支部和职工,一次又一次向场党委请战,坚决表示8连希望自力更生,开通公路,终于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支持。

朱政惠陪同华东师大地理系、同济大学路桥系工农兵学员,在炎热的夏天,冒着烈日,披荆斩棘穿越高山峻岭,完成了公路前期的勘测。在计划舖设的20公里左右的线路上,要打通悬崖峭壁,冲过飞瀑急流,架设数百涵洞,力克大小坍方,困难重重,问题多多。

茶林场党委决定建立以时任党委副书记刘浩德为总指挥的11·8公路领导小组,朱政惠担任副总指挥,开始全场大会战。

为了加快开路工程进度,8连18人的小分队承担公路最险峻的大石壁开凿任务,首创了打炮眼2米以上的记录和分层爆破的技术。接着,朱政惠率领8连将近一半的精锐部队,同各兄弟连队支援的近百名知青一起,在118公路的万人坑地段成了开路先锋。

开路是危险的!每天工地需要上百发雷管、数百斤炸药和导火线。为了防止危险,朱政惠规定:雷管都由跟排劳动的连队干部负责按炮眼发放,安装雷管导火线炸药的都是有经验的老队员,碰到哑炮必须先要报告再慢慢排除,以确保第一重要的生命安全。 开路是艰苦的!打炮眼者从早到晚抡大锤,满手血泡变老茧。掌钢钎者随时准备遭锤打,震裂虎口休怠慢。春秋雨季来临时,筑路工程进展慢,土方粘着湿簸箕,石方无法炸得开。 开路的生活困难重重!万人坑工区的临时住房,都是砍伐山上的杉木就地搭建,山高雾多,室内潮湿,脏衣服无法洗,被雾气浸淫的湿漉漉的衣服穿着十分难受。到了冬天,房间里的温度和外面差不多,室内的毛巾和湿衣裤冻得“磅磅硬”。

朱政惠像战争年代的解放军连长,冲锋陷阵第一线,抡锤打眼,点火炸山,什么都干。到了晚上,大家休息时,他还要了解全工地的情况,按进度出简报稿子,处理和安排各种事情。

当时茶林场各基层单位领导班子中有老场留下的干部,也有从知青中提抜的干部。也许因为年龄相仿、经历相似的缘故,禾子同知青干部接触较多,印象深刻。他们不只是负责管理,而且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在各方面起到表率作用。朱政惠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一直在基层,工作过的7连、五·七连、8连、14连,均是离场部较远、条件较艰苦的单位。

1980年左右,黄山茶林场知青通过上调、顶替、升学等各种形式,陆续返回故乡上海。

他们对第二故乡黄山有深厚的感情,常常会回去走走看看。

他们常常会聚在一起,笑谈昔日甜酸苦辣,畅叙目下旧情新谊

朱政惠家私照

朱政惠书法





农场:五四农场
发送站内信
帖子:3700
精华:11
人气:11
最后登录:2017-07-30

发表于 2016-11-14 07:35:21  回复帖子

  #2楼

      知青精英朱政惠三年前的仙逝,留下了一行行知青沉重的脚印《知青部落——黄山下的10000个上海人》。




返回列表

 
登录后方可回帖!